喪子漆匠

因爲每一次換房客就得補漆或重新油漆房子,我們固定都找Bob, 這次也不例外,可是打了幾次電話都沒人接。今天下午他終於回了電話,想不到卻是十分不幸的消息。

我其實只見過他們一次,不過印象很深刻,他們油漆房子很仔細,父子兩人開著音樂慢慢的漆,看得出來父子感情很好。記得那天中午我們買了Chick-fil-A給他們當午餐,兩人吃得很開心,尤其他的兒子,一副純樸善良的老實人。

起先他說因爲手最近開刀,暫時不能工作,我們問他的兒子可以幫忙嗎,想不到他哽咽的説他的兒子今年初死於新冠病毒,他非常傷心,都不想活了。聽了十分震驚,怎麼這麼年輕也抵不顧病毒呢?世上的事,誰能料得到,白髮人送黑髮人是何等的悲哀。